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彷彿在一夜間,春風悄然而歸,將殘冬的余寒吹得無影無蹤。清晨推開窗,眼前的河水還在沉睡,岸邊鎖在春煙裡的柳樹如同身披綠蘿的少女,身姿阿羅隨風輕舞。那低垂的柳枝條兒像是少女撥動琴弦的柔指,劃破平靜的水面,蕩出層層漣漪逐波散開。枝頭嫩芽上沾滿了露珠,這些來不及隱身的精靈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如夢如幻的色彩。陣陣微風吹過,散落的露珠敲打在水面上,發出空靈的聲響,這聲音驚動了藏在樹枝中覓食的小鳥,它猛然展開雙翅,忽上忽下在半空劃了一道美麗的弧線,隨後緊貼著水面箭一般的飛向遠方。 河風迎面帶來了淡淡的花香,若隱若現,若即若離。這花香令我想起了童年的某段時光,卻又無法形成清晰的影像。是梅花的香味嗎?在這個季節裡能盛開的也只有梅花了,可梅花早已謝了吧,花瓣融入泥土化作春泥,滋養大地萬物;花魂則追隨彩蝶起舞山水間,尋找著自己的前生。還是別想了,繁忙的工作等著我,哪有閒情尋思這花香的來源呢。 忙碌了一天,人似倦鳥,心若浮塵,到了夜晚,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一段時間,猛然想起清晨的那陣花香,頓時覺得淡淡的花香又在身邊縈繞。心中想:不如出去走走,也好找尋花香的來處。 月色極好,如水的月光淹沒了白天的喧鬧和浮躁。夜靜靜地,身邊的小草樹木似乎酣然入夢。行走在小區裡,一排排鋼筋水泥堆砌的高聳建築擋住了皎潔的月光,在步行道上拖出長長的影子。月光和陰影交錯著,如同一行行黑白相間的琴鍵,隨著步伐的節奏彈響著時而歡快,時而低沉的旋律。高樓大廈可以擋住月光,卻擋不住花香的流動,我一點一點的接近,原本淡淡的花香漸漸濃了。 繞過曲徑水榭,我終於找到了花香的所在:小區西南角的草坪上,一小叢金黃的小花正以敞開胸懷擁抱春天的姿態昂首怒放著。是迎春花!腦海裡那模糊的畫面漸漸清晰起來:白牆黑瓦的小屋前是一片曠遠的田野,屋旁長著一棵老榆樹,牆頭爬滿了常春籐,牆腳處盛開著色澤如金的迎春花,那個正在折斷花枝的頑童不正是我嗎?物是人非,那花香似乎從未改變啊。站在花叢旁,閉上眼,靜下心,輕輕地做一個深呼吸,讓四溢的花香滲入肺腑,融化在身體的每一處。這一刻,心中只剩下一份寧靜和淡泊。 迎春花,她沒有牡丹富貴,不比玫瑰高雅,但她卻從未放棄自己作為花的綻放的權利。她躲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裡悄然綻放,哪怕只是綻放了一小叢,帶給我們的也是整個春天! 我踏著月光返回,留下一路花香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