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好久未動手寫東西了,以前一天腦子裡就可以冒出好多話想要表達出來。對文字的依賴就如同癮君子對毒品一般無法節制,如今再沒有那種令人興奮的感覺。曾經覺得依賴文字的人是未長大的孩子,現在才知道沒有的文字的人才真正幼稚。 不覺經年,我已經虛年二十了。回想起來,自己的二十年竟未有可以值得感動懷念的。一切真的就如雁過無痕般,毫無留念。最近,已有了少白頭的頭髮掉的極嚴重。每次盯著掌中的掉發,平白的生出一股悲涼,又會想起哥哥曾經光著腦殼慘白的面龐。好久都沒有仔細的欣賞天空,感受城市的繁華氣氛。每次都很自覺的將自己與周圍隔開,無法融入。偶爾坐下來審視行人各種的表情,真的就好像在看電視劇。不得不稱讚,好一個“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撿起一片被清潔工人漏掉的枯黃葉子,撫摸著突起了紋理猛然醒悟到秋天來了。南方的秋天似乎很短,以致都有些抓不住該有的秋天印象。有的時候真想一個人爬到一個無人記得的山頂對著遠方呼喚,然後慢慢蹲下輕輕的抱住自己享受一下片刻溫暖。 帶上耳機,聆聽著溫柔但並不柔弱的調調,翻著已經借了兩個月的周國平散文好像稍微充實些了,再稍微瞥幾眼老子,這樣的生活愜意到讓人心中湧起無數的罪惡感。剛才猛的想起自己的信仰,不敢苟同周國平的“信仰總是種冒險”論。我無法拿著信仰進行冒險,“冒險”二字對於我這種沒安全感的人太過艱難。周國平寫作不為影響世界,只為安頓自己。我卻還未找到安頓自己的方式。 華發二十,我懂得……無奈是一種無動於衷。 有個叫菲茨傑拉德的白癡說過,將自己說成普通人的傢伙,是不可信任的。可世上真的好多普通人,難道這些傢伙把自己說成了偉人?無從得知啊…… 附:我靜止不動地呆呆凝視著那微小的光亮。那光亮使我聯想到猶如風中殘燭的靈魂的最後忽閃。我真想用兩手把那光嚴嚴實實地遮住,守護它。我久久地注視著那若明若暗搖曳不定的燈光,就像蓋茨比整夜整夜看守對岸的小小光點一樣。 文章來源:hansey,trecircve |光明正大 |Job Blog |從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掙扎 |周兵的部落格 |喜歡兩個人 |時尚 SHOW |Daisy 人在紐約 |The Corner |凌霜降的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