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7 Reads)
五月,鮮花朵朵,爭奇鬥艷,芬芳迷人。 五月,你看,夏的色彩;它把綠色給了田野,讓田野變成綠色的海洋,微風拂過,潺潺疊疊的海浪像一首首流動的音符,輕快,簡潔而明亮。它把紫色給了牽牛花,牽牛花吹著喇叭;“嘀嘀嗒”“嘀嘀嗒”好像在說:“嗨,夥伴們,快起床了,太陽出來了。”最數嬌艷,嫵媚的是月季花。它的色彩多到數不清,讓人目不暇接。黃色,紅色,粉色,白色以及各種淺黃,淺粉的混搭。一朵朵,一片片,幾個花瓣圍繞在一起,從淺白到淺粉層層遞進,像籠著少女輕紗的夢。 五月,你聽,夏的聲音。一片蛙鳴,一聲接一聲,此起彼伏,彷彿在開一個音樂會。每隻青蛙都在展現自己的歌喉,你接我一句,我接你一句,絲毫不在意自己是否唱的好聽,或者不好聽。這種快樂的氛圍感染著五月的季節。你聽,夏的聲音,在每一片葉子裡,在每一朵小花上,在每一滴汗水裡,在每一顆年青的心懷裡。 五月,從遠方匆匆忙忙地趕來了,我看到了夏的色彩,我聽到了夏的聲音,站在五月的季節裡,回憶的花瓣詩情般落下來。 還記得小時候,我的童年時光在農村度過,四面環山,青磚瓦房,連成一個個錯落有致的大合院。而庭院中苦力樹下喧鬧聲,戲耍聲連成一片瀰漫了一季又一季。 春風吹來的時候,庭院中幾棵苦力樹吐出嫩芽。房簷下紫燕銜來了春天的氣息。夥伴們扒開門縫看春風吹綠了楊柳,偷笑著躍出家門,頂著細風在庭院中奔跑,追趕,攀登。幾個大點的男孩便爬上幾米高的苦力樹,比賽誰的技術好,誰的膽子大?調皮的我也會爭著要去和他們男孩比一比。在一片片唏噓中我勇敢地往苦力樹上爬。我知道,在我的背後一直有雙眼睛默默地關注著我,支持著我。那便是爺爺的目光。我的勇氣和調皮多半來自爺爺的鼓勵。因為我是女孩,爺爺便給我灌輸了堅強與勇敢,使我的個性越來越像男孩。在同伴的掌聲中,我感受到了勇敢帶來的信心與自豪。 當夏天來臨的時候,苦力樹的枝上掛滿了綠葉,它的葉子拇指般一樣大,開著白色的小花,溢滿芬芳。苦力樹的果實如同葡萄一樣大小,色黃,醇香。可惜的是不能食用。這也是爺爺告誡我們的,苦力樹的果實吃了會使人致命的。到底吃了會不會死人,我們誰也不知道。可我們知道的是絕不能品嚐它,這給兒時的我們增強了**的意識。 當鬱鬱蔥蔥的苦力樹葉遮擋炎炎烈日時,庭院中我們便圍坐在樹陰下聽叨著汗煙爺爺講故事。而爺爺更多的是讓我們自己玩,他在旁邊看著並教會我們怎樣用挖來的蚯蚓釣魚,怎樣吹笛子,又是怎樣拿用過的煙盒寫字。因為小時候家窮,買不起寫字用的手抄本。爺爺便告訴我們用別人抽過的煙盒也可以寫字。還讓我們撿別人扔到地上乾淨的煙盒,打開煙盒裡面,白白淨淨,就可以在上面寫字。這種傳統的樸素觀念一直延續到我的成年。以至於後來我結婚時,當婆婆要老公給買我鑽戒,我連忙搖頭說不用那麼費心,隨便買一個意思一下當作紀念就行。而親戚朋友們知道後卻問老公;你怎麼娶了一個傻老婆呀?在老公憨憨的笑聲中,我讀到了一生的心疼! 颯颯金風送來秋的歌韻時,庭院中苦力樹的葉子換上了金色的秋裝。西風吹來,一片片,拇指般大小的黃葉在空中飛旋,輕飆,唱著悲傷的情歌。而爺爺就在落葉紛飛的季節裡,離開了我們目所能及的視線。幾許悲情,幾多傷懷,我的淚,斑斑點點。秋來,秋去,風雨匆匆。庭院瘦影,花開所剩無幾,愁多思悵。舊事重重,不堪記,只待有夢的日子,留痕於我,在風味依然中感受那份親情,那份恩惠。 五月,花香讓我傾醉,五月,花落讓我輕泣。這樣的氛圍裡,聚墨千點,縷縷思緒,在五月的苦力樹下刻下青春的年輪。庭院中的苦力樹給兒時的我們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穫。這種苦力樹只在我兒時的記憶裡成長過。記憶裡永遠有一片望不到邊的田野,看春風吹來時,田野奔放出嫩油油的野菜花。天永遠藍得透明,綠葉成蔭時,圍在涼風習習地苦力樹下聽叨著汗煙的爺爺一遍遍說著永無休止的故事。苦力樹下的童年畫冊裡裝滿了故事,風聲,花色,以及追逐不盡的笑語。

| 4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彷彿在一夜間,春風悄然而歸,將殘冬的余寒吹得無影無蹤。清晨推開窗,眼前的河水還在沉睡,岸邊鎖在春煙裡的柳樹如同身披綠蘿的少女,身姿阿羅隨風輕舞。那低垂的柳枝條兒像是少女撥動琴弦的柔指,劃破平靜的水面,蕩出層層漣漪逐波散開。枝頭嫩芽上沾滿了露珠,這些來不及隱身的精靈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如夢如幻的色彩。陣陣微風吹過,散落的露珠敲打在水面上,發出空靈的聲響,這聲音驚動了藏在樹枝中覓食的小鳥,它猛然展開雙翅,忽上忽下在半空劃了一道美麗的弧線,隨後緊貼著水面箭一般的飛向遠方。 河風迎面帶來了淡淡的花香,若隱若現,若即若離。這花香令我想起了童年的某段時光,卻又無法形成清晰的影像。是梅花的香味嗎?在這個季節裡能盛開的也只有梅花了,可梅花早已謝了吧,花瓣融入泥土化作春泥,滋養大地萬物;花魂則追隨彩蝶起舞山水間,尋找著自己的前生。還是別想了,繁忙的工作等著我,哪有閒情尋思這花香的來源呢。 忙碌了一天,人似倦鳥,心若浮塵,到了夜晚,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一段時間,猛然想起清晨的那陣花香,頓時覺得淡淡的花香又在身邊縈繞。心中想:不如出去走走,也好找尋花香的來處。 月色極好,如水的月光淹沒了白天的喧鬧和浮躁。夜靜靜地,身邊的小草樹木似乎酣然入夢。行走在小區裡,一排排鋼筋水泥堆砌的高聳建築擋住了皎潔的月光,在步行道上拖出長長的影子。月光和陰影交錯著,如同一行行黑白相間的琴鍵,隨著步伐的節奏彈響著時而歡快,時而低沉的旋律。高樓大廈可以擋住月光,卻擋不住花香的流動,我一點一點的接近,原本淡淡的花香漸漸濃了。 繞過曲徑水榭,我終於找到了花香的所在:小區西南角的草坪上,一小叢金黃的小花正以敞開胸懷擁抱春天的姿態昂首怒放著。是迎春花!腦海裡那模糊的畫面漸漸清晰起來:白牆黑瓦的小屋前是一片曠遠的田野,屋旁長著一棵老榆樹,牆頭爬滿了常春籐,牆腳處盛開著色澤如金的迎春花,那個正在折斷花枝的頑童不正是我嗎?物是人非,那花香似乎從未改變啊。站在花叢旁,閉上眼,靜下心,輕輕地做一個深呼吸,讓四溢的花香滲入肺腑,融化在身體的每一處。這一刻,心中只剩下一份寧靜和淡泊。 迎春花,她沒有牡丹富貴,不比玫瑰高雅,但她卻從未放棄自己作為花的綻放的權利。她躲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裡悄然綻放,哪怕只是綻放了一小叢,帶給我們的也是整個春天! 我踏著月光返回,留下一路花香依舊。